欢迎访问“北京皇城医院 中文版 | English | Русский  
首页
             
             
 
推荐路线
北京北站:乘公交车27路到积水潭桥东下车,转乘886路公交车北京皇城股骨头坏死专科医院(昌平西关环岛)下车即到
北京南站:乘地铁4号线到西直门下车,换乘地铁2号线到积水潭下车,从A出口出站,转乘886路北京公交车北京皇城股骨头坏死专科医院(昌平西关环岛)下车即到
北京站:乘地铁2号线积水潭下车,从A出口出站,转乘886路公交车北京皇城股骨头坏死专科医院(昌平西关环岛)下车即到。
北京西站:乘特13路公交车到积水潭桥站下车,到马路对面,转乘886路公交车北京皇城股骨头坏死专科医院(昌平西关环岛)下车即到。
首都机场:乘机场巴士或地铁到东直门下车,换乘地铁2号线,积水潭下车,从A出口出站,转乘886路公交车北京皇城股骨头坏死专科医院(昌平西关环岛)下车即到。
赵公口长途汽车站:乘地铁5号线到雍和宫下车,换乘地铁2号线,积水潭下车,从A出口出站,转乘886路公交车北京皇城股骨头坏死专科医院(昌平西关环岛)下车即到。
八王坟长途汽车站:乘地铁1号线到建国门下车,换乘地铁2号线,积水潭下车,从A出口出站,转乘886路公交车北京皇城股骨头坏死专科医院(昌平西关环岛)下车即到
六里桥长途汽车站:乘特2路到长椿街路口东下车,换乘地铁2号线,积水潭下车,从A出口出站,转乘886路公交车北京皇城股骨头坏死专科医院(昌平西关环岛)下车即到。
 
人工关节置换术并发症的文献综述
发布时间:2011.04.01 新闻来源:北京皇城股骨头坏死专科医院 浏览次数:

        伴随着世界现代化的进程、交通事故的增多、激素药物的滥用、大量的酗酒和大气的污染等诸多因素,使骨坏死这一原本发病率很低的疾病,近年来呈上升趋势,尤其是股骨头坏死,其致残率之高给无数家庭和病人带来了巨大的痛苦,其治疗是一大难题。而时至今日采取人工关节置换的方法治疗,但其并发症让人们担忧。目前世界医学界都十分关注人工关节置换后的并发症给病人带来的痛苦和经济负担,非常重视这一疾病的研究。寻找安全,有效,无创的股骨头缺血性坏死治疗方法,一直是骨科研究的重要课题和最终目标。

据国内外文献报道,人工关节置换术后的并发症已引起专家们的关注。现将收集到的资料列于后,供同道们研究治疗股骨头坏死,不断改进提高疗效作为参考。

一、人工关节置换术的并发症

(一)术中并发症

1.骨水泥中毒,猝死

骨水泥是一种有机高分子化合物材料,其中的单体具有细胞毒性,进入血液后会使血压下降,脉搏加快,虚脱,甚至心跳骤停。也会引起髓腔内压力升高,会使脂肪进入血管内引起栓塞。还可引起神经的反射。

国内报道:

沈彬等(1)报道在施行骨水泥型和杂合型全髋置换术后随访397例。结果术中血压一过性降低者136例,发生率为31.4%。

国外报道:

Parvizi等(2)研究了Mayo医院1969-1997年27年间29431例病人38488侧髋关节置换术,术中共发生23例猝死(死亡率0.078%),均发生在骨水泥型假体植入时。

Duncan(3)报道了52例股骨颈头下型骨折行骨水泥型髋关节置换时,死亡6例(死亡率11.5%)。另2例病人在用骨水泥固定股骨假体时的数分钟内,发生了严重的致死性的心动过缓与低血压,经抢救治疗才恢复。

2.大血管损伤

全髋人工关节手术并发大血管损伤的后果严重,易造成肢体受损及死亡的发生。其发生率约为0.2%-0.3%。股动脉和股神经会发生损伤,闭孔神经和动脉在医生处理圆韧带和臼底横韧带时也会发生损伤。术前可做髂总动脉或髂浅动静脉造影,防止髋臼假体凸入骨盆后引起血管损伤。有人报道髋臼螺钉进入盆腔,损伤血管后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解剖上在髋臼中心后、上方为安全区,这个位置是安放螺钉的最佳位置。

唐尚权等(4)报道全髋置换术中髋臼顶磨穿致盆腔大出血3例。

3.脂肪栓塞和骨髓栓塞

多发生在术中。当假体柄插入骨髓腔内时,骨髓受挤压,骨髓内脂肪滴进入血液,阻塞重要器官的微血管而引起的一组症候群,其临床表现容易被其它合并症所掩盖。

国内报道:

1995年国内有了骨水泥全髋关节置换术后脂肪栓塞综合征导致死亡的首例报告(5),也有报道全髋人工关节手术术中发生脑脂肪栓塞后有形成偏瘫的病例。

国外报道:

Heinrich等(6)报告,术中影像学监测显示脂肪栓塞的发生率高达92%。

Parvizi等(2)研究了Mayo医院1969-1997年27年间29431例病人38488侧髋关节置换术,术中共发生23例猝死(死亡率0.078%)。所有死亡均发生在骨水泥型假体植入时(11例全髋关节置换,12例股骨头置换)。13例猝死病人尸检,11例病人在肺循环中有骨髓组织的微小栓子,13例病人有甲基丙烯酸树脂栓子微粒。

4.神经损伤

周围神经损伤是人工髋关节置换术的并发症中较少见的,但却是比较严重的一类。以坐骨神经麻痹占大多数。术后也时有发生。

国内报道:

文献报道(7)人工髋关节置换术神经损伤的发生率为0.08%~3.7%。

北京积水潭医院一组全髋关节置换术共随访320例。有15例术后发生神经损伤,发生率为5%。

袁燕林等(8)报道曾对655例髋关节病变的患者行关节置换,术后有9髋出现坐骨神经损伤。

国外报道:

Weber等报道了2012例连续性全髋关节置换术周围神经损伤的发生率为0.7%。

5.骨折

人工髋关节置换术中股骨骨折为常见手术并发症之一。

国内报道:

有统计资料表明,股骨骨折发生率为5%~15%(9)

刘玉杰等(10)总结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1972年4月~1996年6月行人工髋关节置换术945例,术中共发生股骨骨折25例,总发生率为2.6%。

国外报道:

据文献报道,骨水泥型人工关节置换术中股骨骨折的发生率为0.1%-3.2%(11,12),非骨水泥型者股骨骨折发生率为4.1% —27.8%(13,14)

 (二)术后并发症

1.深静脉血栓(DVT)

有资料显示,国外髋、膝关节置换术后DVT的发生率为50%—70%,病死率为0.10%—0.38%(15)。美国每年约有65万人被诊断为肺栓塞,其中10万人死亡。国内人工关节置换术后DVT的发生率为47.1%(16)

国内报道:

杨刚等(17)研究,全髋关节置换术后DVT的发生率为40%,全膝关节为53.8%。

蔡伯蔷等(18)对239例肺栓塞患者进行了回顾性分析,发现肺栓塞基础性病因正出现变迁,以DVT为基病因的肺栓塞发生率逐年增加,由20世纪80年代以前的13%攀升到1998年后的68%,而这些DVT的发生主要由髋膝置换术等下肢手术引起。

关振鹏等(19)报道有资料显示,在对2004年4月至8月人工髋关节置换术(THA)43例48髋,人工膝关节置换术(TKA)52例80膝。结果术后发生DVT的有45人,DVT发生率为47.4%(45/95),其中无症状DVT患者占57.8%(26/45)。

王琦等(20)报道有资料显示人工关节置换术136例中,全髋关节置换术73例76髋中有22髋(28.95%)、全膝关节置换术63例72膝中有33膝(45.83%)发生深静脉血栓。

沈彬等(1)报道在施行骨水泥型和杂合型全髋置换术后随访397例。术后临床诊断深静脉血栓者59例,发生率为13.6%;彩色多普勒诊断深静脉血栓者83例,发生率为19.2%。

谢松林等(21)报道对220例(244髋)全髋关节置换患者围手术期皮下注射低分子肝素来预防治疗下肢深静脉血栓形成.术后第7天行彩色多普勒超声检查.仍有58例发生下肢深静脉血栓。

国外报道:

人工全髋置换术(THR)和全膝关节置换术(TKR)后,约40%—60%的患者发生下肢深静脉血栓(DVT),约0.5%—2.0%的患者发生致命性肺栓塞(PE),因此选择有效的方法预防人工关节置换术后DVT的形成十分重要(22)

过去大多数人一直认为亚洲患者此类并发症少见,1996年马来西亚Dhillon等(20)报道人工关节置换术后深静脉血栓的发生率为62.5%。

2.假体材料磨损及假体柄折断

固定在股骨干中的假体柄断裂是常见的并发症,有4%-5%的发生率。

国内报道:

沈彬等(24)报道在用大转子延长切骨行牢固固定的股骨柄假体翻修术31例中,股骨柄断裂2例,人工股骨头置换术后髋臼骨关节炎2 1例,假体位置异常8例。

顾龙殿等(25)报道有资料显示在对髋关节置换中82例的随访,其中34例出现髋臼磨损。

孙序基等(26)报道有资料显示行人工髋关节置换术218例中发生主要并发症32例,占14.67%,其中髋臼磨损8例。

张天宏等(27)报道有资料显示65例人工髋关节置换术后随访1~8年。58例出现109项并发症,其中髋臼磨损(9例)。

3.假体松动下沉和脱位

国内报告(28)人工股骨头向髋臼内移位的发生率为10%。国内学者(29)报告假体穿出发生率为3.3%。脱位最多发生于术后30天之内。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的周勇刚等(30)提到高分子聚乙烯磨损颗粒引起的骨溶解是导致假体松动的主要原因。

国内报道:

有报道显示(31)首次髋关节置换术后的脱位率约为3.2%—6.5%,翻修术后的可高达7.4%—11.4%。60%患者在第一次脱位后再脱位,15%—40%的患者需要再手术。

张春雨等(32)在对56例进行股骨翻修术中,其中无菌性假体松动48例。

刘德忠等(33)报道对130例的随访中,假体柄松动46例,下沉35例,髋臼磨损关节间隙变小13例,中心性髋脱位1例。

顾龙殿等(25)报道146例髋关节置换中有82例得到3—6年的随访,其中34例出现髋臼磨损,16例出现假体柄松动。

孙序基等(26)报道人工髋关节置换术218例中发生主要并发症32例,占14.67%,其中假体无菌性松动16例。

郑州市骨科医院的魏喧,宋树春等在《全髋关节置换术后早期脱位的病因及防治》一文中报道65例112髋行全髋关节置换术病例,术后早期脱位4例,脱位率为3.57%。

仲飙等(34)研究全髋关节置换术879 例(包括初次和翻修)中,共发生术后脱位8 例,发生率为 0.91%,均发生在术后5周内。

广州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骨科的李晓林等在《全髋关节置换术后早期脱位的原因分析》一文中报道有19例(19髋)发生了早期髋关节脱位,占全部596例(632髋)全髋关节置换术病例的3.0%。

辛龙,曹力等(35)报道行人工髋关节置换术265例,其中术后发生髋脱位7例,总脱位率为2.64%,6例后脱位,1例前脱位。

国外报道:

髋关节脱位在THR后的发生率为0.4%—3.2%,绝大多数发生在术后1个月(36)

Kavanagh(37)研究了假体松动率与术后时间的关系,术后1、5、10、15年临床松动率分别为0.9%,4.1%,8.9%,12.7%,可见时间延长,松动率越高。

采用第一代骨水泥技术,Kavanagh等(38)报告333例采用Charnley假体置换随访20年的松动率为6%。采用第二代骨水泥技术,Mulroy等(39)报告105例,随访10~12.7年,松动率为1.9%。第三代骨水泥技术,Oishi等(40)报告100例,随访6~8年,松动率为1%。

Alikhan(41)报道英国Birming-ham等3所医院在6774例全髋关节置换术后有142例发生脱位,占2.1%。Nicholson报道929例中20例脱位,占2%。

Coventry报道2012个全髋置换术60例脱位,占6.2%。(42)

Turner(43)报道全髋关节置换术后脱位的发生率为2%—10%,脱位后需手术复位的约占脱位总数的32%—44%。

Callaghan等总结了共4967例(包括803例翻修手术)THA病例,总的脱位率为7.8%,其中首次术后脱位率为7.2%,翻修术后为11.2%。首次置换术后脱位的患者中,46%脱位1次,36%脱位2—3次,18%的患者有3次以上脱位。

Kawai等(44)对40例行股骨肿瘤切除人工关节置换的患者进行了平均8年的随访,11例因无菌性松动需行翻修术。

4.髋臼及股骨骨质溶解

发生原因是骨水泥经劳损和老化后碎裂,骨水泥小颗粒和骨接触处诱发肉芽组织,其中有大量的吞噬细胞包括破骨细胞。它们吞噬碎屑后被激活释放大量的炎性和溶骨因子,最终导致异物肉芽肿反应、假性纤维膜形成和溶骨反应。

国内报道:

刘志宏等(45)报道有资料显示在进行人工髋关节翻修手术35例(36髋)中,最常见的原因是假体松动、假体周围骨溶解,共24例次。

徐南伟等(46)报道有资料显示在对全髋返修中的32例研究中,所有病例均有不同程度的骨溶解、假体松动、临床出现疼痛和明显功能障碍。

国外报道:

Tompkins等47报告173例HGP-1生物学固定髋臼假体随访7—10年,假体周围骨溶解的发生率为4%。

5.假体周围骨折(PFF)

人工髋关节置换术术后股骨假体周围骨折(PFF)的发生率逐渐增加,被认为是髋关节置换术后的一个重要并发症。              

国内报道:

既往文献(48)报道PFF发生率为0.1%—2.5%。

张春雨等(32)在对56例进行股骨翻修术中,股骨干骨折假体周围骨折1例。

海市第六人民医院骨科的眭述平,张先龙等曾做过报道9例人工髋关节置换术中及术后发生假体周围股骨骨折,其中有5例为翻修病例,4例为初次人工髋关节置换病人。

贾金鹏等(49)报道曾对全髋关节置换术中出现骨折的原因进行回顾性分析,在588髋关节术中发生股骨骨折29例,发生率4.93%。

张龙等(50)报道自2001年至2005年共收治髋关节置换术后股骨假体骨折14例,发生于术后2个月—9年。

国外报道:

其发病率呈增长趋势,文献报道发病率0.9%—2.1%(51)

Lowenhielm等(52)回顾1442例人工髋关节置换术患者后发现15年间假体周围骨折的发生率为25.3人/千人。

而Beals(53)等认为在假体在位期限内骨折的发生率低于1%。Mayo临床中心统计3万例初次THA术后股骨骨折的发生率为1.1%,翻修术后为4.0%。

Noorda报道(54)36例股骨近端假体周围骨折使用Mennen环形钢板固定,术后随访27个月有28%骨折不愈合,22%钢板断裂。

6.应力遮挡导致骨质吸收

正常状况下股骨独立持重。当插入股骨假体后,同样大小的重力由股骨和假体分担,于是就产生了应力遮挡。根据Wolff法则,股骨所受应力的减少,必然导致松质骨内孔隙增多和皮质骨变薄。这就导致股骨干发生骨质疏松。骨丢失少于30%时,X线片还未能有所表现。

国外报道:

据文献报道,全髋术后随访2—15年股骨近端骨吸收在10%—95%(55)不等。

7.髋部僵硬和臀肌无力

这是髋部疼痛和功能障碍的常见原因。文献报道发生率是42.2%。

国内报道:

辛龙,曹力等(35)报道THA 265例,其中术后发生髋脱位7例,总脱位率为2.64%,1例患者术后并发多发性脑梗塞,患侧臀中肌无力,反复出现脱位,后由于身体原因无法手术而放弃治疗。

8.假体置换术后疼痛

有报道(56)指出,疼痛是髋关节置换术后最常见的症状。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骨科的韩纲等(57)报道无骨水泥型全髋关节置换术的并发症发生率较高,且由于骨溶解可造成假体潜在失败率上升,同时其股部疼痛发生率较高亦不能忽视。

国内报道:

张天宏等(27)在对65例人工髋关节置换术后1-8年的随访中,疼痛58例(86%),严重疼痛2例。造成疼痛的原因目前尚未完全明了。

李宏杰等(58)对89例行人工全髋置换术的患者(89髋)进行7年随访,结果89髋中,31髋存在不同程度疼痛,随术后时间延长,疼痛发生率逐渐升高,其中6髋存在X线松动征象,11髋存在临床松动征象。3例异位骨化患者术后轻中度疼痛,2髋晚期感染,术后严重疼痛。

梁潇等(59)对人工关节置换术后6月—10年患者41例41侧翻修髋关节,其中髋关节疼痛不伴假体明显松动12例12髋。

国外报道:

Heekin等(60)报道,髋关节置换术后7年内疼痛的发生率为15%~26%。

Dodenhoff等(61)指出,88%的有异位骨化发生的患者出现疼痛。

9.异位骨化(heterotopic ossification HO)

始发期在术后3-6周,是人工全髋关节置换术(totalhip arthroplasty THA)后的严重并发症之一。1972年Hamblen(62)首次提出THA后异位骨化的概念。如果不加预防,发生率达88%(63)

国内报道:

国内报道(64)其发生率为15%—90%。张天宏等(27)报道有资料显示65例人工髋关节置换术后随访1—8年,58例出现109项并发症,其中关节周围骨化(3例)。

国外报道:

1973年Brooker(65)报道100例THA中有21例异位骨化。

国外文献报道其发生率为8%—90%(66),其中症状性异位骨化约占1%—27%,桥梁性约占1%—18%。

Neal等(67)在综合文献(包括59121例髋)后得出,THA后HO发生率为43%,其中具有明显症状的占9%。

10.感  染

人工关节手术后发生感染是极其严重的并发症,治疗困难,国外早期文献报道其发生率为10%-15%(68)。国内文献报道的发生率为3%-5%。时至今日,由于采取了各种防止感染的方法,初次全髋置换术后的感染率已控制在1%左右。

然而,尽管现今THR术后感染率显著下降,但由于全世界的广泛开展,术后深部感染的病例绝对数仍在逐年上升。它是一个灾难性的并发症,给病人带来巨大的身心痛苦和沉重的经济负担。1986-1989年,美国参与Medicare保健计划的人群中,行THR者236140例,术后发生感染者5370例,感染率约2.3%。据估计,如今美国新增加的THR术后深部感染病例多达40000例以上,每例病人治疗费用均高达50000美元以上。我国THR术后深部的患者也越来越多。但是,由于THR术后感染病原的耐药菌株增加 ,感染诊断的不确定性 ,感染的复发性以及感染继发的大量骨溶解 ,给 THR 术后深部感染的诊治带来诸多困难(69)。人工关节置换术后一旦发生深部感染很难治愈,常需摘除假体、融合关节或再次植入新的假体。

国内报道:

张春雨等(32)在对56例进行股骨翻修术中,其中髋关节假体周围感染7例。

顾龙殿等(25)报道行人工髋关节置换14例,全髋置换35例,人工股骨头置换111例。其中切口感染1例,引流口感染3例。

孙序基等(26)报道行人工髋关节置换术218例中发生主要并发症32例,占14.67%,其中急慢性感染 8例。

张志刚等(70)报道有16例人工股骨头置换术后发生晚期慢性感染。

2006年中华创伤骨科杂志第8卷2期《髋关节置换术后感染的手术治疗》一文中报道髋关节置换术后感染11例。

王岩等(71)报道有资料显示1975年5月至2004年12月收治的人工髋关节置换术后感染患者43例44髋。

刘克贵等(72)报道术中感染也不容忽视,对80例髋、膝关节成形术中收集的标本进行细菌培养.结果吸管尖部污染率为17.1%,手术灯把手为12.7%,皮刀为10.8%,深部刀片为4.0%,准备手术过程中所戴手套尖部31.3%被污染,术中收集袋中的注射器22.9%培养出细菌,手术结束时的手术衣前部18.9%被污染,8.8%的筋膜缝合针有污染.78%的微生物为金黄色葡萄球菌.两年后的随访中,发现一例深部感染,证实为葡萄球菌感染.

国外报道:

Charnley(73)报道582个髋中,22例感染,占3.8%。其中早期感染占1.6%,晚期感染占2.2%。

Patterson报道感染率为8.15%,早期占2.99%,晚期占5.16%。

11.髋臼磨损

股骨颈骨折人工股骨头置换术后,髋臼磨损的发生率为17.2%。国内报告人工股骨头向髋臼内移位的发生率为10%(28)

国内报道:

张天宏等(27)随访人工髋关节置换术后65例患者,其中髋臼磨损发生9例,占13.8%。1例单纯人工股骨头置换术后原髋臼磨损较重,近一年髋部疼痛较明显,行走加重伴跛行,X线片见髋臼壁变薄,人工股骨头上移2.0cm,但未发生中心脱位。

梁潇等(53)对人工关节置换术后6月—10年患者41例41侧翻修髋关节,其中髋臼磨损4例4髋。

国外报道:

有报道髋臼磨损的发生率达4%—26%(74)

12.心脑血管意外

行人工关节置换术多为高龄患者,心、脑血管系统对手术耐受性相应较差。文献报道术后1-3周死于心、脑血管意外的死亡率5.7%—11.10%。

国内报道:

冯彦博等(75)对近5年来在其科住院行人工关节置换的253个病例(其中半髋132例、全髋112例、全膝9例)进行回顾性分析。结果术前已有低钾者13例占253中的5.1%,术后出现低钾者者27例占253中的10.7%。多数病人都曾不同程度的出现过精神萎靡、倦怠乏力、恶心纳差、腹胀呕吐、心慌心悸等症状,心电图多有阳性改变。其中1例因顽固性电解质紊乱致其心脏病发作而死亡。

13.过敏反应

近几十年来,临床上时有关于人工关节术后假体附近出现由镍、钴、铬等金属引起的过敏性皮炎的报道(76,77)

国外报道:

Deutman等(78)发现66例全髋关节置换术前对镍、钴、铬等金属皮肤斑贴试验阴性者,术后有4例转为阳性。

在对金属-聚乙烯人工假体的前瞻性研究中,Waterman等(79)发现85例中有14例术前皮肤斑贴试验阴性而术后转为阳性。

Gil-Albarova等(80)报道在26例无菌性松动的骨水泥人工关节患者中13例对聚甲基丙烯酸甲酯(PMMA)的皮肤斑贴试验和白细胞移动抑制试验阳性,而且患者外周血中还发现T和B淋巴细胞(CD2和CD22)及IL-2受体阳性淋巴细胞(CD25)数目明显增高。这都说明人工关节置换术后骨水泥在深部组织中同样能引起过敏反应。

 

人工关节置换术的并发症诸多,我们只是根据其发生几率将其分为两大类,并非绝对的术前术后之分。

二、股骨头坏死的西医治疗

1.高压氧疗法

在高压氧仓内人体内氧分压升高,骨坏死区血氧浓度也相应升高,这样就促进了坏死组织的吸收和修复。适用于早期骨坏死,对于改善临床症状,缓解疼痛有一定疗效,治疗时间一般需要3个月左右。

2.介入放射疗法

是一种非手术疗法,适用于Ⅰ、Ⅱ期股骨头坏死病人,可起到缓解疼痛和防止塌陷作用,有报告短期疗效显著,也有资料介绍对晚期股骨头坏死能起到缓解临床症状作用,远期疗效观察报告较少。

3.股骨头钻孔减压术

由股骨上端干骺处或粗隆部向股骨头内钻孔。适用于早期病变,晚期病人效果不佳,所以在术前一定要选择好适应症。

4.骨水泥或其它材料填塞术

骨水泥填塞术式为经股骨头颈开窗,用刮匙彻底清除死骨后,填塞骨水泥并使塌陷的关节面腾起。主要适用于年龄小于40岁,坏死范围小于30%,或是关节面塌陷小于4mm的股骨头坏死患者。

其它材料还有自固化磷酸钙人工骨(CPC)、镍钛记忆合金网球等。

5.血管移植术

用带蒂小动脉及其伴随小静脉,连同末稍疏松结缔组织取下,植入股骨头病变区,改善病变区血循环状态,促进骨坏死区吸收和修复。适用于早期股骨头坏死。

6.截骨术

把股骨头塌陷和坏死的部位从负重区移开,用股骨头健康的部分作支撑。这种手术难度大,适用于中晚期股骨头坏死。

7.异体骨移植

采用新鲜胎儿尸体软骨组织做为移植体。胎儿软骨属于低免疫物质,稳定性强,软骨细胞处于未分化成熟阶段,移植后可迅速变成患者自身的骨组织,排异反应不明显。此适应症比较广,只要髋臼完好,较晚期病人也可施行手术。

8.干细胞移植术

主要包括造血干细胞和基质干细胞,它们可以促使股骨头坏死病灶的血管再生和股骨头缺血坏死病灶的修复。自体细胞没有排异反应和传染疾病的风险,也不会造成供区功能障碍。

9.带或不带血管蒂的骨移植术

(1)不带血管蒂的骨移植术 

对股骨头塌陷前或塌陷早期,同时关节软骨损伤轻的病人较适用。它可以减压,去除死骨,对软骨下骨的修复和重建起支撑作用。目前有3种方法:①股骨头中心钻孔;②在股骨颈处开窗;③在股骨头软骨关节面处开天窗。

(2)带血管蒂的骨移植术 (主要分两种)

能减压彻底,重建了股骨头血供系统,疗效尚可。但手术复杂,创伤大,存在供区并发症,文献报道20%左右的失败率,失败时会增加人工关节置换术的难度。

①带蒂髂骨瓣移植术:是目前采用比较多的一种术式,适用于Ⅰ、Ⅱ期股骨头坏死,近年有专家为股骨头坏死Ⅲ期病人采用了这种术式,认为疗效尚可。

②带血管蒂的游离腓骨移植术:治疗股骨头坏死有效,但也有缺点,如会出现运动减弱,小腿不适等异常感觉。此外,股骨近端较易骨折。其次,移植物改变了股骨颈部位的骨质,增加了将来行全髋关节置换术的困难。

10.关节融合术

术后患髋功能较差,生活不便,患者通常不能接受。

11.人工关节置换术

(1)人工股骨头表面置换术

髋臼正常的年轻人可以选择股骨头表面置换术。这个手术的特点:①去掉了受损的关节面;②保留部分股骨头和股骨颈骨质;③对以后行全髋关节置换术影响不大。

(2)全髋关节表面(双杯)置换术

是用超高分子聚乙烯的髋臼帽和金属的股骨头杯覆盖和重建已被破坏而切除的关节面,达到恢复关节功能的效果。适用于年龄较轻和仅有关节面破坏的病例。但也有其缺点:假体容易松动和脱位,尤其是股骨头颈由于缺血性坏死、吸收,更易松脱。

(3)人工股骨头置换术

适用于股骨头、颈损坏而髋臼正常的患者。虽然这仅为人工半关节置换,仍应严格掌握手术适应证。

(4)人工全髋关节置换术

适用于年龄较大的股骨头坏死晚期和髋臼有改变的病人。术后最大并发症是假体松动。而且它破坏了髓关节自身的结构,而且再次手术可选择的范围窄了,所以术前要充分考虑到这一点。

 

总之治疗股骨头坏死的方法很多,可以根据病变情况来选择适合的治疗方案,有专家认为:能保存病变股骨头相对完整性,在适应髋关节功能性的力环境中才是治疗股骨头坏死的最佳方案。

三、作者之管见

医生和病人对治病的目的都是一致的,即去除病痛、恢复健康、提高生活质量,有利于人民,有利于社会。

从上面的材料来看,西医治疗股骨头坏死的方法颇多,除前两种外,其它都是手术疗法,也就是说是对人体有损伤的侵入性疗法。从近期效果来看有的比较满意,但对远期疗效的观察甚少,人工关节置换可谓是最后选择。效果又如何呢?短期疗效它能缓解疼痛,改善髋关节功能,但它的并发症诸多:有的并发症发生率非常的高;有的并发症是致命的;有的并发症是迄今也未能解决的,恐怕将来也是难解决的。如应力遮挡导致骨吸收、骨质疏松、假体松动甚至骨折,因而不得不进行翻修,甚至N次翻修;有的术后仍然疼痛。这样一来,不但未解除原来的痛苦,而且增加了多次手术的痛苦,使患者在身体上、精神上都受到极大的打击,在经济上也给患者造成了极大的负担。

既然人工关节置换术的并发症那么多,那么严重,可为什么还是有那么多的医生大力推广这种手术呢?我想其原因不外乎以下两方面:其一,绝大部分医师认为股骨头坏死是不可逆的,治疗的最后选择只有用人工关节置换术来解决;其二,我们从2006年1月17日的《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郭艾琳采访曾先后在多家医疗器械公司做过销售的赵先生的一篇报道中,便会不言而喻了。

在这里我想提出本人之管见,那就是:①在适应症的选择上应该慎之又慎,决不可扩大。②我们医生应该本着以人为本,一切以患者利益出发,主动向患者介绍手术的利弊关系,做到病人知情,要告知患者手术切除股骨头,假体将伴随一生。③在经济上多为患者考虑,还给患者知情权。

四、结 语

人工关节置换治疗病、废关节虽能够改善关节功能,但其并发症诸多。这就一方面需要我们医生在解决并发症方面多下功夫,另一方面在适应症及疗法的选择上应该慎之又慎。施行了此种手术人体在骨结构上便失去了完整性,一旦出现了严重的并发症,就有可能无他法挽救了。有专家认为:随着科技的进步,专家们的潜心研究,这种疑难病是会攻克的,请留给病人再次治疗修复髋关节功能再现的机会吧。

参考文献:

 

(1)沈彬 裴福兴 杨静   全髋置换术的严重骨水泥并发症及其防治措施-附433例报告

(2)Privizi J, Holiday AD,Ereth MH, et al。 Sudden death during primary hip arthroplasty[J]。 Clin Orthop,1999,369:39-48。

(3)Duncan JA. Intra-operative collapse or death related to the use of acrylic cement in hip surgery[J]. Anaesthesia,1989,44:149 

(4)唐尚权 杨述华 郜勇 杜靖远 李智勇 徐德利 李进 杨操许伟华  全髋关节置换术中髋臼意外的处理  中国骨伤 2003年04期

(5)费琴明,刘成安,孙静娟.全髋置换术后脂肪栓塞综合症1例报道. 上海医科大学学报,1995,22:138.

(6)Heinrich H,  Kremer P,Winter H.Embolic events during total hip replacement:an echocardiographic study.Acta Orthop Belg,1988,54:12-17.

(7)傅勇 叶蜀新 朱莺鹰 吴子祥 韩一生,全髋关节置换术后早期并发症探讨,四川医学2006年1月第27卷(第l期)第23页

(8)袁燕林 吕厚山 寇伯龙 王东 张斌   全髋关节置换及翻修术后坐骨神经损伤的原因探讨  中华骨科杂志2003 Vol.23 No.8 P.463-465

(9)王继芳,时述山,于红,等.人工关节置换术并发症分析专题座谈会会议纪要.解放军医学杂志,1992,17:394-398.

(10)刘玉杰 卢世璧 刘保卫 林峰,人工髋关节置换术并发股骨骨折临床分析,中华外科杂志1998年第2期第36卷

(11)Schwartz JT,Mayer Jg,Engh CA,et al。Femoral fracture during noncemented total hip arthroplasty。J Bone Joint Surg(Am),1989,71:1135-1142。

(12)Fitzgerald RH Jr,Brindley GW,Kavanagh BF.The uncemented total arthroplasty:intraoperative femoral fractures.Clin Orthop,1988,235:61-74.

(13)Mont MA,Maar DC,Krackow KA,et al。Hoop-stress fractures of the proximal femur during hip arthroplasty:managment and results in 19 cases。J Bone Joint Surg(Br),1992,74:257-260。

(14)Christensen CM,Seger BM,Schultz AR.Management of intraoperative femur fractures associated with revision hip arthroplasty.Clin Orthop,1989,248:177-180.

(15)Wroblewski BM,Siney PD,Fleming PA.Fatal pulmonary embolism and mortality after revision of failed total hip arthroplasties[J].Arthro-plasty,2000,15(4):437-439.

(16)吕厚山,徐 斌.人工关节置换术后下肢深静脉血栓形成[J].中华骨科杂志,1999,19(3):155-157.

(17)杨刚,吕厚山,高健,等。低分子肝素预防人工髋、膝关节置换术后下肢深静脉血栓形成的研究. 中华外科杂志, 2000,38:25-27

(18)蔡伯蔷,徐凌,郭淑静,等. 北京协和医院肺栓塞基础病因的变迁. 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 2001,12:715-717

(19)关振鹏 吕厚山 陈彦章 宋奕宁 秦秀龙 姜军    影响人工关节置换术后下肢深静脉血栓形成的临床风险因素分析    中华外科杂志 2005 Vol。43 No。20 P。1317-1320 6 (北京)

(20)王琦,张先龙,沈骏等。 “低风险”人群初次人工关节置换术后的深静脉血栓。中华骨科杂志,2007,27(2):106)  

(21)谢松林 吴宇黎 周维江 张穹  全髋关节置换术后深静脉血栓形成  中国骨伤2002 Vol.15 No.12 P.712-713

(22)Kavanagh BF. Charnley total hip arthroplasty with cement. Fifteen year results. J Bone Joint Surg(Am),1989, 71:1496

(23)纪泉,文良元等。全髋关节置换术后脱位的研究进展。骨与关节损伤杂志,2003,18(10):718)

(24)沈彬 裴福兴 杨静     牢固固定的股骨柄假体的翻修术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骨科

(25)顾龙殿,何家文,王永安,叶秀章。  人工髋关节置换并发症的防治。 骨与关节损伤杂志,2003,18(3):210)

(26)孙序基 赵 东 李臣基 高清元  骨与关节损伤杂志 1999年第5期第14卷经验交流

(27)张天宏 史可中 彭刚 敖竣,中国骨伤  1999年 第12卷 第6期

(28)荣国威  人工股骨头置换术治疗股骨颈骨折  中华外科杂志,1980, 18 :112

(29)白希壮,王星铎,张宠惠。人工全髋置换术疗效分析。中华骨科杂志,1995, 15(8):491

(30)周勇刚 王岩 何登伟 刘芙进   金属与金属相关节的人工髋关节的发展  当代医学   2001年11期

(31)刘志宏 冯建民 王毅 王蕾 杨庆铭    髋关节疾患   中华骨科杂志 2000年第12期第20卷

(32)张春雨 周乙雄 殷建华 黄德勇, 组配型股骨柄在骨缺损的股骨翻修术中的应用, 中华创伤杂志,2006.11,22(11):807-810

(33)刘德忠,黄相杰,姜红江,周志高,胡年宏,焦明航,高广凌。人工股骨头置换术治疗股骨颈骨折长期随访。中国骨伤,2003,16(9):533。)

(34)仲 飙 翟伟韬 张先龙 蒋 尧      全髋关节置换术后脱位原因及对策    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骨科   

(35)辛龙 曹力 张克远 阿斯卡尔·买买提依明   人工全髋关节置换术后脱位的原因探讨及防治  《新疆医科大学学报》(新) 2005年2月 第28卷第2期。

(36)Morrey BF.Instability after total hip arthroplasty [J].Clin Orthop,1992,(23):237.

(37)Heekin RD。The porouscoated an atomic total hip prosthesis,inserted without cement[J]。J Bone Joint Surg(Am),1993,75:77。

(38)Kavanagh BF, Wallrichs S, Dewitz M, et al. Charnley low-friction arthroplasty of the hip: twenty-year results with cement. J Arthroplasty, 1994, 9:229-234.

(39)Mulroy RD Jr, Harris WH. The effect of improved cementing technique on component loosening in total hip replacement: an 11-year radiographic review. J Bone Joint Surg(Br),1990,72:757-760.

(40)Fingeroth RJ,Ahemed AQ。Single does6Gy prophy-laxis for heterotopic ossifaction after total hip arthro-plasty[J]。Clin Orthop,1995,(317):131-140。

(41)Alikhan M A,Brakenbury P H,Reynolds ISS.Dislocation Following total hip Replacement[J].J Bone Joint Surg(Br),1981,63:214.

(42)张云昌 黄德清 付志厚 张锋 韩晓贞 人工全髋关节置换术后脱位严重感染2例分析 中国矫形外科杂志 2001年1期

(43)Turner RS.Postoperative total hip prosthetic femoral head dislocation:Incidence,etioligic factors,and management[J].Clin Orthop,1995,301:196.

(44)Neal B. Gray H, MacMahon S, et al. Incidence of heterotopic bone formation after major hip surgery. ANZ J surg, 2002,72:808-821

(45)Herverts P。Hip arthroplasty revision(editoria)。 Acta Orthop Scand, 1992,2:109

(46)徐南伟,张云坤,牛文利,刘瑞平,周栋,郁忠杰。同种异体颗粒骨与自体骨髓混合移植在全髋返修中的应用。骨与关节损伤杂志,2002,17(2),127)

(47)Tompkins GS, Jacobs JJ, Kull LR, et al. Primary total hip arthroplasty with a porous-coated acetabular component:seven-to-ten-year results. J Bone Joint Surg(Am), 1997, 79: 169-176.

(48)纪泉 申剑 张启维 薛庆云  人工全髋关节置换术后股骨假体周围骨折的治疗进展  中国骨与关节损伤杂志,2006,21(10),854)

(49)贾金鹏,周勇刚,王岩,李静东,林峰,刘玉杰,董纪元,蔡胥    首次全髋关节置换术中股骨假体周围骨折的原因分析与治疗<<中国矫形外科杂志 >>2005年18期 

(50)张龙 刘英  全髋关节置换术后假体周围骨折的治疗 《河北医药》 2006 年 10 月 第 34 卷第 10 期 

(51)Berry DJ.Epidemiology:hip and knee.Orthop Clin North Am,1999,30:183-190.

(52)Lieberman JR,Geerts wH.Prevention of venous thromboembolism after total hip and knee arthroplasty.J bone Joint Surg(Am),1994,76:1239-1250.

(53)Beals RK,Tower SS.Periprosthetic fractures of the femur.An analysis of 93 fractures.Clin Orthop Relat Res,1996,327:238

(54)Noorda RJ,Wuisman PI.Mennen plate fixation for the treatment of periprosthetic femoral fractures:a multicenter study of thirty six fractures[J].Bone Joint Surg Am,2003,85(11):22482249.

(55)Salvati EA,Wilsor PD,Jolley M N, et al。 A ten-year for follow-up study of our first one hundred consecutive。 charnley total hip replacements。 J Bone Jion Surg(Am),1981,63:753

(56)胥少汀  骨科手术并发症预防与处理   北京:人民军医出版社,2004:265-280。

(57)韩纲 迟志永 王岩  成人股骨头缺血性坏死全髋关节置换疗效分析  中国矫形外科杂志 2000年第2期第7卷

(58)李宏杰 周建伟 张文斌 蔡钰梅 顾湘杰  人工全髋置换术后疼痛原因分析   临床骨科杂志  2001 Vol。4 No。2 P。103-105

(59)梁潇 刘灿祥  人工全髋翻修41例治疗体会  中国疗养医学  2007 Vol.16 No.2 P.110-112

(60)Jones DA,Lucas HK,O'Driscoll M,et al.Cobalt toxicity after Mckee hip arthroplasty.J Bone Joint Surg(Br),1975,57(B):289-296.

(61)Dodenhoff RM,Dainton JN,Hutchins,PM.Proximal thigh pain after femoral nailing:causes and treatment [J].J Bone Joint Surg(Br),1997,79:738-741.

(62)Hamblen DL,Harris WH,Rottger J。Myostis ossificansas a complication of hip arthroplasty。J Bone Joint Surg(Br) 1971;53:764

(63)Waterman AH,Schrik JJ.Allergy in hip arthroplasty.Contact Dematitis,1985,13:294-301.

(64)尹峰,张光健,印心奇。异位骨化及其研究进展。中华骨科杂志   1998;18(4):240

(65)Brooker AF,Bowerman JW。Robinson RA。Ectopic ossificationfollowing total hip replacement:incidence and a method of classification。J Bone Jiont Surg(Am) 1973;55:1629

(66)Knelles D,Barhel T,Karrer A,et al。Prevention of heterotopic ossification after total hip replacement。J Bone Joint Surg(Br) 1997;79:596

(67)Oishi CS, Walker RH, Colwell CW Jr. The femoral component in total hip arthroplasty: six to eight-year follow-up of 100 consecutive patients after use of the third-generation cementing technique. J Bone Joint Surg(Am), 1994, 76:1130-1136.

(68)Dhillon KS, Askander A, Doraismay S. Postoperative deep-vein thrombosis in Asian patients is not a rarity: a prospective study of 88 patients with no prophylaxis. J Bone Joint Surg(Br),1996,78:427-430.

(69)裴福兴,曾建成 .人工全髋关节置换术后深部感染 .中国矫形外科杂志,2003,11: 128- 130.

(70)张志刚,李曙明,赵为公,温建祥,张杨军。人工股骨头置换术后晚期慢性感染的一期翻修术。骨与关节损伤杂志,2003,18(4)。261)

(71)王岩 郝立波 周勇刚 李静东 王继芳 唐佩福 黄鹏   人工髋关节置换术后感染的临床经验分析    中华外科杂志 2005 Vol。43 No。20 P。1313-1316 6 (北京)

(72)刘克贵 王京平 王振海 赵善娜  关节成形术中细菌污染观察  骨与关节损伤杂志2002 Vol.17 No.06 P.428-429

(73)Charnley J,wrightington,England.The long-termresults of low—frictioo Arthroplasty of the hiP perflmed as a primary intevention [J].J  Bone Joint Surg(Br),1972,54:61.

(74)Lausten GS, Vedel P, Nielsen PM. Fractures of the femoral neck treated with a bipolar endoprosthesis. Clin Orthop, 1987, (218):63-67.

(75)冯彦博 温宏 张宇 刘忠堂苏尚庆 洪汝康 王振文  人工关节置换术后的低钾血症浙江省温州医学院附属二院骨科

(76)Lowenhielm G,Hansson LI,Karrholm J.Fracture of the lower extremity after total hip replacement.Arch Orthop Trauma Surg,1989,108:141

(77)Rostoker G,Robin J,Binet O,et al.Dermatitis due to orthopaedic implants.a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and report of three cases.J Bone Joint Surg(Am),1987,69(A):1408-1412.

(78)Deutman R,Mulder TJ,Brian R,et al.Metal sensitivity before and after total hip arthroplasty.J Bone Joint Surg(Am),1977,59(A):862-865.

(79)Kawai A,Muschler GF,Lane JM,et al. Prosthetic knee replacement after resection of a malignant tumor of the distal part of the femur. Medium to long-term results. J Bone Joint Surg (Am),1998,80:636- 647.

(80)Gil-Albarova J,Lacleriga A,Barrios C,et al.Lymhocyte response to poly-methyl methacrylate in loose total hip prostheses.J Bone Joint Surg(Br),1992,74(B):825-830.

本文共分 1
 
在 线 问 诊
离开 专家在线
离开 专家咨询
离开 专家在线
站点留言簿

微信扫一扫 咨询更方便
 
特 别 提 示
近期在火车站、汽车站和公交车上,出现“医托”现象,花言巧语欺骗患者。请前来我院就诊的患者,千万警惕,谨防上当受骗!遇此情况,请患者立即拨打我院官方免费客服电话:
400-6688-059与我院联系,进行确认。
咨询电话:
010 - 80119998
      80117778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西关路27号 邮编:102200 医院免费咨询热线: 400-6688-059  咨询电话:010-69714621 80117778
E-mail: 798888898@qq.com   abroad@femurhad.com.cn   hc@huangchengyiyuan.com   keqin@huangchengyiyuan.com
吉林分院地址:吉林省吉林市桃源路15号 邮编:132001 电话: 0432-62558058 免费咨询热线:400-6688-059  E-mail: 798888898@qq.com
关键字:股骨头坏死,骨坏死,股骨头,骨关节病,皇城医院,骨质疏松,骨质增生,强直性脊柱炎,髋关节病,骨性关节炎,小儿骨坏死
股骨头坏死症状,腿疼,股骨头坏死诊断,股骨头坏死医院,股骨头坏死专家,北京皇城股骨头坏死专科医院,femur head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femurhead 版权所有:北京皇城股骨头坏死专科医院  技术支持:艺麟盛世